快钱在线彩票 -> 其他小说 -> 专治不服:娇妻要上天: 455 又一个乌龙

455 又一个乌龙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专治不服:娇妻要上天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元久久坐过最豪华的车,就属肖翼坤的新款布加迪威航了,但那也只是坐坐而已,从没开过。

    这台崭新的帕加尼送过来,元久久虽然对车没啥研究,但心思也被抓过去了,没心情听万景明讲课。

    万景明今天倒是挺人性化,到了下班的点儿就放过元久久了。

    “表哥,走,我带你兜风去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么豪的车,那必须得装逼兜风朋友圈一条龙哇!

    万景明虽说有跟易家的亲戚关系在,薪水方面相当可观,但这种小两千万的豪车,他别说坐了,摸都没摸过。

    元久久吸溜着口水上了车,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万景明也掩不住满脸歆羡,跟着坐上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陆续离开的员工们见状,三三两两的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万景明这人向来低调,况且他跟元家是没有直接的亲属关系的,同事们只当他是个人能力出众的助理。

    一见万景明上了元久久的车,大姑娘小媳妇们又有话聊了。

    万助理原本是总裁的左膀右臂,重点培养对象,现在大小姐一来,就被派去伺候大小姐,这是要飞黄腾达的节奏啊!

    万助理脸帅腿长,能力出众,大小姐情场失意,伤痕累累,接下来……哎哟,想想就好害羞啊~

    元久久之前开过卡曼和秦禹扬的法拉利,也算是有开跑车的经验,琢磨了一会儿,就上手了。

    鉴于技术有限,她也只能慢慢的开,不敢飚车,毕竟这车价值不菲,随便刮掉点漆都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这样,那感觉也是爽爆了。

    元久久的虚荣心,那叫一个爆棚。

    朋友圈一发出来,不一会儿就引来了大量的点赞祝贺。

    只是很快,画风就变了,大家跟商量好了似的,不问豪车的问题,纷纷问起了副驾驶上的男人是谁。

    万景明只露了一条手臂,手腕上带着一块天梭手表,也就两万块左右。

    这种价位的男士手表,在元久久身边,除了蔺航别人是不会戴的,而蔺航的肤色,明显要比照片上的人黑好几个度。

    元久久在底下统一回复:“除了我哥,唯一能收拾得了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不假,元久久现在跟着万景明混,只要一踏进公司,她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,随万景明怎么切了。

    大家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,进一步询问是谁,元久久就不再回复了。

    晚上临睡前,元久久刷朋友圈的时候,看到江潭给她发了条几条私聊信息。

    “工作怎么样?还顺利吗?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肯定是很困难的,你别急躁,熬过这段时间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车不错啊,不过我记得你车技不是太好,还老是喝酒,以后别酒后开车了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久久,你以后真的不打算继续画漫画了吗?”

    元久久拧着眉头看了一眼,就把手机塞到了枕头底下。

    混蛋江潭,还有脸找她聊天!

    她都被他们姓江的坑成什么样了!

    元久久怨念了一番,这才关灯睡觉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远在千里之外的秦禹扬,经过几天高强度的工作之后,暂时把手头的事务都处理完了,还能给自己腾出两天度个短假。

    可时间空出来之后,他却不知道该做什么是好了。

    以前吧,有人需要他陪,可是他却没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好不容易有时间了,却不知道该陪睡了。

    那就陪秦晨去游乐园玩玩吧!

    想到秦晨,秦禹扬的心软了下来,举步往蘑菇屋走去。

    那孩子自从元久久走后,整个人都崩溃了,大哭大闹,大吼大叫,哭过闹过之后,接受了元久久不会再回来的现实。

    小东西不声不响的抱起自己的小枕头,钻进了蘑菇屋,说什么都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秦禹扬走进蘑菇屋时,发现屋子里一片漆黑,角落里有细细的抽泣声。

    “晨晨,怎么不开灯啊?”

    秦禹扬开了灯,就见秦晨正缩在角落里,抱着枕头抹眼泪。

    秦禹扬那个心疼啊,赶忙走过去把他抱起来,柔声安抚。

    “晨晨,怎么又哭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妈妈了……叔叔,我要妈妈……我要去找妈妈……你带我去找妈妈,好不好?我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小家伙眨巴着一双红通通的兔子眼,可怜巴巴的哀求。

    秦禹扬心疼的不行,没好气道:“她都不要你了,你还去找她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!妈妈不会不要我的!”秦晨拒绝接受,踢蹬着腿哭闹,“妈妈是爱我的,她不会不要我的!我……我要去找妈妈,我知道外公家住在哪里,我可以找到妈妈的!”

    秦禹扬一听这话,脸蓦地有些烧。

    在一起那么久,就连秦晨都去过元久久家,可是他却连元家大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……好像是太过分了哦。

    她曾经是真的想要嫁给他,可他却老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将婚事推迟,这才给了别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秦晨扯着秦禹扬的手,不停地哀求,想要去找妈妈。

    秦禹扬禁不住他的缠磨,再加上内心有些松动,于是半推半就的摸出手机,想给元久久打声招呼缓解尴尬。

    点开元久久的对话框,秦禹扬鬼使神差的进了她的朋友圈。

    嚯,第一条就是那死女人开着帕加尼,载着一个陌生男人,春风得意,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再看底下,瞧瞧——除了我哥,唯一能收拾得了我的人。

    这是前脚踹了旧爱,后脚就有了新欢的节奏啊!

    秦禹扬气得差点摔手机,板着脸怒道:“你.妈很快就要给你找后爸了,你还去找她干什么?不准去!赶紧睡觉!”

    秦晨被吼的一愣,大眼睛一骨碌,上下眼皮子一搭,“哇”的一声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秦禹扬:“……”

    哭有什么用?

    要是哭就能把那个狠心的死女人哭回来,他能哭得比秦晨还大声。

    秦禹扬走出蘑菇屋,席地而坐,摸了根烟叼在嘴里,却没点燃。

    死女人千叮咛万嘱咐,禁烟禁酒,好好养伤。

    他抬手轻轻摸着自己半张毁了容的左脸,那种斑驳的触感,不用照镜子都能感受到是多么的恐怖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