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钱在线彩票 -> 其他小说 -> 大清首富: 第二百零八章 光少谋官

第二百零八章 光少谋官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大清首富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魏老实同时与潘、蔡两家有亲,吴家出事的时候,蔡士群从魏老实那里得了主意,不知不觉中企图影响吴家内部的方略,此事上潘家便难保没有嫌疑。

    蔡家得到三宝行的执照之前,吴承鉴曾点破了此事,一开始蔡士群还不明白,后来吴承鉴又若有若无地点破了几回,蔡士群终于就懂了,从此与魏老实保持了一段距离,以免惹怒吴承鉴。

    蔡母道:“你怎么就这么糊涂!咱们与吴家亲,与潘家疏,自然是不能出卖吴家的,但话说回来,这等大事,只凭咱们能有多大的见识?但若是魏老实后面真的有潘启官给他支招,以启官的能耐,兴许真能出个什么主意呢。那样岂不远胜过我们在这里瞎蒙?”

    蔡士群道:“但万一潘启官趁机包藏祸心,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事还隔着我们呢。”蔡母说:“如果潘家真的保藏祸心,咱们能看不出来?咱们不做就是。计策问过后,事情做还是不做,还是在我们,在巧珠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倒是有点道理。”蔡士群说:“只是……这吴家的事情,巧珠的心事,传到外头去真的好么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不行!”蔡母道:“所以你说话的时候,也得收着点,有些话可不能直说,更不能全说,漏个意思就行,却又要叫人抓不住把柄。”

    当下公婆两个唧唧足足,又商量了好久该怎么开口、怎么措辞,终于定计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当天晚上,蔡士群就找了个理由,寻魏老实喝酒——他二人本来就投缘,住得又近,不然也不会成为老友。虽然三宝行成立之后,蔡士群有些刻意地与魏老实保持距离,但这次邀请,魏老实还是一请就到,还带了一整只大塘烧鹅来。

    这广州之鹅,恰如南京之鸭,源远流长而极尽美味,东南两绝互映。

    两个小老儿吃着烧鹅,喝着小酒,到那半醉未醉之间,蔡士群忽然叹息,魏老实不免问了声他如今春风得意,还叹什么。

    蔡士群就说:“我如今成了保商,也算小小有点成就,这是意外之喜。可是啊,又有意外之失。”

    魏老实便问有什么意外之失。

    蔡士群道:“我是担心我那外孙将来长大之后,却做不了保商了——我那女婿没病倒之前,我一直以为我那外孙将来一定能继承宜和行的。”

    都是在广州商圈里打滚、傍着十三行吃了一辈子饭的人,魏老实一听就明白了,一时却不搭腔,蔡士群也不焦急,只是在那里连连叹气,大说他的外孙光儿从小精灵,他一直认为光儿长大后必成大器的云云。

    魏老实终于搭腔道:“老蔡啊,虽然我不想触你霉头,但这事啊,难办,难办!现在人家宜和行换了新当家了,从古至今,就没听说哪个皇帝传侄不传子的。就算昊官的位置是从你女婿手里接过来的,可你看看大宋朝,人家赵光义死了之后,可也没将位置传回给赵匡胤的儿子啊。所以这事啊……没得想,没得想。”

    蔡士群听魏老实这么说,心里也就冷了,不再提这事,两人只是喝酒。

    魏老实酒量极好,浑身酒气,其实没醉,他回去之后,将蔡士群的话,想了又想,不觉失笑,他老婆就问什么事情,魏老实道把今天喝酒的时候蔡士群说的话提了一下,笑道:“这老蔡也是痴心妄想,今儿个做了保商,竟然还得陇望蜀,想要扶他外孙呢,也不想想人家昊官是什么手段!再说你有外孙,人家昊官的儿子也是有外公的,还是十三行老牌的保商叶家,将来真要斗起来,一个有爹有娘,一个有娘没爹,两个舅舅家又强弱悬殊,没得打啊!”

    他老婆却多了个心眼,说:“不管人家老蔡怎么想,这大小也是个消息。自从三宝行开张之后,咱们多久没消息传给潘家园了?要不你把这个消息给传一传,说不定启官那边另有说法呢。”

    魏老实一听拍脑袋:“有道理!”

    他第二天便将消息传给了潘海根,潘海根又报给了潘有节。

    潘有节听了这话,笑道:“吴家的内部,终究还是裂了条缝隙啊。”

    柳大掌柜在旁,也听了这个消息,接口道:“昊官当初,其实已经点破了这条线,如今怎么还有消息从这条线过来?可别是有诈!”

    潘有节笑道:“如果周贻瑾在,这还真有可能是个陷阱,可自周贻瑾失踪之后,我看昊官行事就有些迷糊了,也不知道是心不在焉还是因为少了智囊,总之比起之前总是有些欠缺。”

    柳大掌柜道:“商道如兵不厌诈,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潘有节沉吟半晌,道:“也罢,我们给出个阳谋,不管那边用不用,我们都不会有碍。”

    当下支了个主意,让潘海根告诉魏老实。

    魏老实得了这个主意,心里欢喜,这个主意最后有什么效果他不在乎,但只要潘、蔡之间有来有往,他在中间就有生意做。

    当下打铁趁热,又悄悄来找蔡士群,说道:“那天我本来以为没办法,但回去后心里总不踏实,想来想去,忽然想出个主意来,老哥愿不愿意听听呢。”

    蔡士群夫妇那晚被魏老实一说,本来也有些觉得没指望了,这时听了这话,蔡士群精神一振,连忙问计。

    魏老实说:“你们啊,想办法给光少谋个官位。”

    蔡士群呆在那里,一时不知此法有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魏老实便给他分析了一通,听得蔡士群连连点头。他回头又把魏老实的话告诉了他老婆,蔡母听了,赞道:“这可真是神来之笔啊!我们没跟魏老实交底,不想他出的这个主意,却全然符合我们心中所想!我明天就去找巧珠!”

    第二日她便以看看女儿病好了未为理由,到河南来吴家园看望女儿。

    这两三日过去,蔡巧珠的病倒是好了,但日常间仍然闷闷不乐,吴承鉴叶有鱼给她送了不少东西想了不少点子,也都没怎么见成效。母子相见之后,把丫鬟都支出去,蔡母才说:“我和你爹商量了好久,终于想到了个绝好的办法!”

    蔡巧珠倒是有些意外:“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蔡母道:“咱们啊,想办法给光儿谋个品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蔡巧珠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蔡母道:“就是给光儿谋个官位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蔡巧珠道:“光儿才多大,再说我们是做生意的人,怎么去当官啊。”

    蔡母道:“你脑袋又犯直了不是?做生意的人怎么不能当官,启官和昊官,不都弄到个官位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真官啊。”蔡巧珠道:“只是……啊,阿娘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一样。”蔡母说:“不是让光儿真的去当官,就是想办法给他弄个官位。若是能叫官儿得了官位,一来,从此可以让那吴家的下人,知道尊重光少,原本不好开口的话,也都不用开口了,有官身的少爷,还是他们敢轻侮的吗?二来啊,有个官位的身份,孩子自己也就自尊自重起来,一些小家子小脾气的做派他就得收起来,就得学着做人做事。三来,孩子身上有了官位,相当于就是有了朝廷的体统做靠山,往后耀少那边再得志,他也得排在光少后面。就算多年之后,昊官要退了,吴家不管是传位,还是分家,光儿有了官位在身,至少也就不会太过吃亏。”

    蔡母这番话说出来,把蔡巧珠听得甚是动心,第一条也就算了,第二条却打进了她的心扉,尤其让她意动,光儿跟吴承钧、吴承鉴两兄弟比起来,的确显得远远不如——吴承钧年少时,宜和行万事草创,所以他得帮着吴国英打理生意,是出了名的少年老成,而吴承鉴则是早慧之人,虽然诸事胡闹,但现在再看回去,竟觉得样样事情似乎都有深意,并非寻常纨绔子弟的做派。

    光儿与同龄人相比也没有明显的不妥,但跟父、叔比起来,那就相形失色了,所以对于儿子的教育问题,蔡巧珠最是上心,这时听了母亲的话,细细思索,越想越觉得此计一石三鸟。

    也是啊,如果光儿有个官身,往后说话做事,便不好不自尊自重起来了,兴许便能更懂事了,当下道:“这事倒是好事,只是要做官也不容易吧?再说,我们生意人去谋官位,可有后患没有?”

    “当官要是有后患,天底下的人就不会趋之若鹜了。”蔡母道:“只是这事得先看你愿意不愿意,如果你愿意了,我们再想办法,如果你这边还没同意,我们那边先去找门路,万一真找到了门路,别人却不答应,那我们岂不把人给得罪了?”

    蔡巧珠觉得有理,却道:“这事……要不我跟三叔商量下吧。”

    蔡母冷笑道:“别的都好,这事却是不能跟昊官商量的。”

    蔡巧珠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蔡母道:“你去商量了,这事一定不成。你若不信,尽管去试试。只是你试过之后,这事就没得转头了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