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钱在线彩票 -> 古代言情 -> 将军快跑,那个王爷坏得很: 第二一八章 短暂的要挟(3更)

第二一八章 短暂的要挟(3更)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将军快跑,那个王爷坏得很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上官婧犹豫了一阵,但是看上去她除了答应,已经没有别的选择,遂点了头,“好,我愿意同你做这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华盈寒神色平静,这等互利的事情,上官婧就算勉为其难答应了,她想她也不需要道什么谢。

    上官婧看了看华盈寒身后的萧姑娘,扬了扬唇角道:“你们慢叙。”说完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花园里恢复了沉寂。

    小九还站在华盈寒的身后,紧紧地抱着华盈寒,“娘亲,她是坏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华盈寒吹了吹手指,示意小九别说话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抱起小九,带着小九到了无人的角落,方才蹲下来看着小九,“小九,你先听娘说。”

    小九乖巧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娘在这儿很危险,今日你见到娘的事,千万不能说出去,谁也不能告诉,连爹爹也不能讲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娘亲,你真的不要小九了吗?”小九的眼里又闪起了泪花。

    华盈寒见不得小九流泪,小九的泪流到她心里就像在下刀子一样,让她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她抱紧了小九,侧脸紧贴着小九的额头,“小九你要听话,只有你替娘守住这个秘密,娘才能周全,等娘得了空,定回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连爹爹也不能讲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,谁都不能讲。”华盈寒郑重地道。她的女儿是个很懂事的孩子,在她面前从不会任性,她相信小九能帮她守住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小九皱起小眉,苦着脸望着华盈寒,“是不是小九要是讲出去了,那些坏人就会害娘亲?”

    华盈寒没有回答,抬手抚了抚女儿的小脸,“小九放心,娘一定会保护好自己,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娘亲,你就不能跟小九和爹爹回去吗?”小九耷拉下脑袋,懦懦道,“没有娘亲陪着小九,小九一点都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乖,娘现在还不能走。”华盈寒从舞衣的腰封里取出那枚小布老虎,拿到小九面前笑说,“娘也很想小九,小九你看,娘一直贴身带着呢,只要一看到它就会想起小九。”

    小九惊喜:“这是娘亲给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华盈寒莞尔,抱着小九轻摇了摇,“小九,娘亲让人送你回去好不好?你若是在这儿不见了,你爹会着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舍不得娘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娘向你保证,等娘得了空,一定回大周去看小九。”华盈寒轻言,俯下头亲了亲小九的头发。

    小九失落地松开华盈寒,望着她道:“那娘亲一定要记得早点回来,爹爹找了师傅教小九学琴,等小九学会了,就弹琴给娘亲听。”

    华盈寒万分认真地点了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牵着牵着小九从角落里出来,又再三叮嘱,“小九记住娘说的话,谁都不讲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小九会记住的。”

    华盈寒牵着小九走进回廊,到了人多的地方,她唤来一个婢女,将小九交给了婢女,吩咐婢女道:“这是周国的小郡主,在府里迷了路,你送她回前庭去,将她交给南周的人。”

    婢女欠了欠,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  小九依依不舍地看着华盈寒,但是她很乖巧,没有再唤她娘亲,只是同她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华盈寒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,她不得不强忍着泪意,目送婢女带小九离开,直到看不见才缓缓转身,等她走回寂静无人处时,她侧身靠在墙上,顷刻泪如雨下……

    婢女带着小九回到前庭,将小九交给了周国太子的侍从。

    此时谢云祈正在前庭里急得团团转,看见奴仆牵着女儿回来,他快步过来拉着小九问:“九儿你去哪儿了,知不知道爹有多担心,你娘刚不小心掉荷塘里了,你再有个好歹……”

    小九还没等她爹说完就抱住了她爹,唤道:“爹爹。”

    谢云祈一下子心软了,不忍再责备,轻声问道:“怎么了九儿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小九就是去玩了会儿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儿不是自己家,以后不许再这样不听话,出门在外,你得时时刻刻跟在爹身边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小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先有郑容月落水,后有小九不见踪影,这顿宴席,谢云祈哪儿还有心思再吃下去,他早早地向主人家辞了行,带着一家子离开王府回驿馆去了。

    夜宴散去,众人陆续离开,王府四处渐渐恢复了宁静。

    华盈寒不知道前庭的情形如何,她一个人在幽深的庭院里慢步,不愿回房,也不知该去什么地方,就这样一个人转到了深夜。

    上官婧识破了她,又因她的要挟而答应帮她保密,但是她很清楚,这个要挟恐怕管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上官婧有的是办法向太皇太后吹耳旁风,把所有不利于她的事都往好了说,一旦上官婧先入为主,她再向太皇太后告状,恐怕会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除了上官婧的过往之外,她要揭穿上官婧的真面目,还有郑容月这个人证,但是等到郑容月跟着谢云祈离开了祁国,她也无法将郑容月抓回来做什么证。

    所以她只能笃定在谢云祈离开祁国之前,上官婧不会轻举妄动,倘若他们离开了祁国国境,她的要挟还能否奏效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这难道不是秦钦说的性命之忧?

    华盈寒还在月下一筹莫展,慢步往前,遇上了迎面走来的李君酌。

    “寒姑娘你怎么在这儿,主上在寝殿里等你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华盈寒点点头,“知道了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李君酌笑言:“寒姑娘果然聪颖,仅学了一个月就能将舞艺练得炉火纯青,大家方才都在猜今日领舞的姑娘是谁,夸寒姑娘的舞跳得甚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华盈寒挤出一丝笑容,道,“是大家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她同李君酌分开之后,找去了姜屿的寝殿,他的寝殿里仍有光亮,人还没歇下。

    华盈寒推门进去,见姜屿正背对着她坐在窗前喝酒。

    如今她看见他的背影,心里万分地沉,她也好想要几壶酒,供她喝到酩酊。

    可是醉了又如何?清醒之后,该面对的困境还是得面对,谁都逃不掉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