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钱在线彩票 -> 古代言情 -> 斗上龙榻:唇情皇上你吻哪: 第489章 朕来迟了

第489章 朕来迟了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斗上龙榻:唇情皇上你吻哪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这一刻,永远定格。

    冯妙莲发誓,她绝对不会放过这里的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闪过,一个玄色长袍身影闪过,他直接往地上一窜、一滑,身体在地上划过,接住了就要摔死在地上的小皇子!

    “皇上驾到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福海的高声叫喊,众多御林军从外面涌进来,直接包围了这平城宫内外,更包围了这内殿。

    冯妙清的那些擒着冯妙莲的侍卫,全都慌了手脚,更是在那一刻都松了手。

    冯妙莲立即扑过去,她看着陆昕之躺在地上抱着小皇子,紧紧地护着小皇子未曾长好的脖颈,她不禁哽咽,跪在地上,“谢谢,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陆昕之也因为紧张而大口地喘着气,他盯着自己接住的小皇子,回过神,赶紧从地上爬起来,然后将小皇子抱着给冯妙莲,“右昭仪,小皇子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冯妙莲泣不成语,抱着小皇子入怀,坐在地上就哭。

    陆昕之心中感慨万分,随即站在冯妙莲的身边护着她,黑眸死盯着冯妙清。

    冯妙清惊了,那双瞪大的媚眼闪过几分惊慌,她一转头看向外面。

    阳光已经被拓跋宏那高大身躯给挡住,冯妙清还来不及行礼,就感觉到一阵风袭来——

    “啪!”一声,冯妙清直接被打得直接摔在地上!

    在场的人全部跪在地上!

    “皇上万岁!”

    “皇上息怒!”

    拓跋宏眼神冰冷,脸色黑沉,满身都是肃杀之气,他盯着冯妙清,只恨不得现在就将冯妙清生吞活剥!

    冯妙清过了好会儿,才从地上缓过劲儿来,她嘴角都是血,更是摔在地上浑身都开始痛起来。

    “臣妾……”

    “跪着!”拓跋宏眼皮狂跳,他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,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这般对待他最爱最亲的两个人!

    他看向坐在地上、抱着小皇子哭得肝肠寸断的冯妙莲,心中痛得呼吸不过来。

    拓跋宏赶紧上前,蹲下来,伸手,但是看到冯妙莲那颤抖、依然紧抱着小皇子的样子,手怎么都不敢触摸。

    他喉中不禁一哽,轻声喊,“润儿?没事了,润儿?”

    他不在她身边的时候,她就是这样被人欺负的?就是这样无助?

    强烈的愧疚和自责铺天盖地席卷而来,沉重的负罪感宛若利剑一般刺穿拓跋宏的心脏。

    冯妙莲有了片刻失神,紧紧地抱着小皇子。

    “润儿?朕来了,朕在这!”拓跋宏喊道,他伸手搭在冯妙莲的肩膀上,他知道她刚刚受到打击太大,现在还没缓过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脸上惊慌憔悴、惊恐之色久久不散的冯妙莲,看着她头发散乱衣服也凌乱不堪的冯妙莲,心如刀绞,只恨不得甩几个耳光来赎罪。

    是他来迟了,让她受到冯妙清的欺负。

    如果说冯妙清那些人可恨,他又何尝不可恨?

    冯妙莲身形依然颤抖着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抱着小皇子不放手。

    “娘娘,没事了,皇上已经来了。”秋风忍着剧痛,爬到冯妙莲的身旁,说道。

    陆昕之也蹲下来,诚恳道,“右昭仪,已经没事了。您放心,不会有人欺负您。”

    好大会儿,冯妙莲才缓过劲头来,她抱着小皇子,慢慢地抬头看拓跋宏。

    拓跋宏看着她,脸上悲戚,不复之前的愠怒,“润儿,对不起,朕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冯妙莲抱着小皇子起身,秋风忙扶着她。

    她站好之后,推开秋风,仰头看着拓跋宏。

    拓跋宏也看着她,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下一瞬,冯妙莲一巴掌直接扇在拓跋宏的脸上!打得拓跋宏震惊在地,更打得所有人都呆愣了,原本跪在地上的、此刻更是惊得眼珠子都歪了!

    陆昕之和秋风两人全都立即跪在地上!

    冯妙莲依旧是仰头,眼神冰冷,怒气冲天地瞪着拓跋宏,她怀中的小皇子也许是感受到气氛又变了,又继续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冯妙莲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拓跋宏震惊之后,眼神里是怜惜,是自责,他低沉一声,“打得好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就连冯太后,都没有动手打过拓跋宏,但是冯妙莲打了!

    冯妙莲听他这一声,喉中又是一酸,她举起手来,猛地打他的胸膛,“打死你!打死你!拓跋宏你这个混蛋!次次都那么晚才来!我真不想要你了,不想要你了!”

    拓跋宏心痛刻骨,他压根就没当这周围的人存在抱着冯妙莲入怀,低声安慰,“乖,乖,打骂都可以,就是不可以不要朕。”

    “你混蛋,你真是大混蛋!我恨死你了!”冯妙莲咬牙切齿,恨不得吃了他的肉解气,打着他的胸膛,“可恶可恶!”

    “朕确实可恶,朕太不合格了,但,希望润儿给次机会给朕,朕好将功赎过。”拓跋宏低声说道,抱着冯妙莲,伸手抚了抚冯妙莲的头发,又看看她怀中的小皇子。

    冯妙莲在他怀中哭闹着,拓跋宏则是一边安抚地哄、一边说着各种情话,两人压根就没管地上跪着的一大堆人。

    于是,冯妙清和陆昕之等人就跪着看了冯妙莲和拓跋宏一顿哭闹和狗粮。

    拓跋宏见冯妙莲情绪好多了,才开口,“朕来,就是来折罪的。”

    冯妙莲擦了擦眼泪看他。

    “朕在这里帮你盯着他们,你先进里面梳妆,朕等你。”拓跋宏看着她说道,他看着冯妙莲这般头发乱糟糟的样子,心里的愧疚总会无形扩大,是他令冯妙莲变成了这般任人欺负的模样。

    冯妙莲点头,眼神转移,冷冷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冯妙清。

    冯妙清暗中咬牙,长久跪着已经令她的双腿麻木,但,她却不能动,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希望冯太后赶紧过来,冯太后才是唯一压制拓跋宏的黄牌。

    拓跋宏给秋风一个眼色,秋风赶紧扶着冯妙莲进了内室,喊了几个宫女过来,速度给冯妙莲梳妆更衣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冯妙莲盛装艳美出现在拓跋宏的视野里,惊艳得拓跋宏久久不曾回神。

    “来人,给右昭仪看坐!”拓跋宏开口,声音威慑四方。

    所有跪着的人全都身形一怔,紧盯着拓跋宏和冯妙莲。

    秋风赶紧扶着冯妙莲坐在太监搬来的虎皮椅子上,冯妙莲抱着小皇子,坐好,眼神冰冷地盯着冯妙清。

    冯妙清不由得身形一抖,她想起之前冯妙莲说的话,一定不会放过她……那现在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