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钱在线彩票 -> 古代言情 -> 将军宠妻:民女不种田: 第三百三十九章 献

第三百三十九章 献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将军宠妻:民女不种田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“好!极好!”

    萧振海被从床上叫起来,起初还以为是萧瑾枫小俩口有了什么矛盾,可见到两人才知晓,公输冉居然拿出这么一样好东西!

    他拿着那小小的攻城器试验过后,便连声叫好,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“有了这么个宝贝,我们不但能早日拿下失地,还能保住不知多少兵士的命啊!”

    萧振海是老将了,他前半生几乎都在疆场上拼博,自然知晓攻城不易。可这一次,董其书叛变,无异于狠狠的一巴掌扇在朝廷的脸上,哪怕是为了拿回这个面子,皇上那边也势必要命令援军取回失地的。

    因此,这城,非拿下不可!

    但,他也不是不知道,那边如今情形复杂,想夺回失去的城池,又哪里是容易的事?

    不过眼下有了公输氏拿出来的攻城利器,倒真令夺城多了更多希望!

    萧振海拿着模型沉吟了片刻,站起身,“要做出实物,还需要花些时间,枫儿,你跟我进宫一趟!”

    要把这件事赶紧禀告陛下,得到允许,才能让工部实施起来。

    萧瑾枫应了一声,随之起身,他叮嘱公输冉道:“你回去歇着,这事父亲和我会办妥当的。”

    看她乖顺的点头,萧瑾枫轻笑了一声,最后又补充了一句,“你且放心。”

    等他和萧振海走了,公输冉也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,才隐约琢磨明白,他最后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大抵是想说,虽然东西是由萧家献上去的,但该属于她的功劳,不会埋没!

    公输冉想清楚之后,不由的失笑。

    其实,这攻城器,她早就在准备了。

    其雏形是出自公输冉家,只不过,她那时年幼,很多记不得了。因此这阵子才会如此忙碌,为的,就是将之复原。

    而她之所以有献上图纸的想法,也只是因为,之前三公主与五公主都表现的对萧瑾枫有意,这两位天之娇女对萧瑾枫只怕不会轻易罢手,而她总要有些资本,才能够对于萧瑾枫夫人这个位置占据的更有底气!

    不过现在,她发现她想错了。

    萧瑾枫这个男人呀,他若喜欢了,便是她什么都没有,他也只会要她;若是不喜欢,便是皇上之女,他也一样会推拒掉。

    她之前想的,倒有些多余了。

    当然,她还是很庆幸自己早早开始复原攻城器了。

    毕竟谁也没有想到,边疆会突然再度爆发战争。而这攻城器如果能够帮到萧家兄弟,帮到那些参战的士兵,以及许许多多的边疆百姓,那她也就不算白辛苦一场!

    公输冉一边想着,一边整理手头的东西,想着再给萧瑾枫带些什么机关好。

    他这一去,危险重重,总归是多带些防身的东西,更让她安心。

    萧家父子这一去,直到天边泛起鸭蛋青,才匆匆赶回来。

    听到门声响动,公输冉一下子便从榻上跳起来。熟悉的身影进门,她连忙迎上去。

    萧瑾枫似是知道她心底的担忧,一把扶住她,妥帖的安置在怀里,沉声道:“一切顺利,不要急,一切都顺利!”

    他们进宫时,皇上还未就寝。

    边关发生那样的大事,想来也是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萧家父子被带禁军送进宫时,皇上一头雾水,不明白他们又回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那些图纸,看到那个模型,听了萧家父子的讲叙……

    “皇上很高兴,大大夸赞了你与萧家。”

    闻言,公输冉松了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虽然她心知献上攻城器的图纸,对朝廷来说应该算是大大的好事,但她脑海里也会闪过一些不好的念头。都说伴君如伴虎,不是没有道理的,万一皇上因为什么事不满呢?那她岂不就是连累了萧家父子么?

    哪怕这个可能性很低,可不见到他们回来,公输冉还是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幸好,幸好他们到底是安全归来!

    萧瑾枫轻顺着她的脊背轻轻安抚,“这是好事,皇上不会怪罪,不但没有怪罪,反而有所嘉奖!”

    “嘉奖?”

    萧瑾枫微微一笑,也不卖关子,直接便道:“关于我们的婚事,皇上私下承诺,等我战胜归来,便会以赐婚的名义为我们举办婚宴!”

    公输冉闻言不由吸了口气,“赐婚”这是多大的荣耀。

    本朝极少由皇上亲自赐婚的,算来算去,也就是几位皇子和公主成亲时,是皇上下旨赐婚。

    而今,居然要为她与萧瑾枫赐婚?!

    见她满面震惊,萧瑾枫低声解释道:“这是给萧家的体面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讲,公输冉慢慢回过味儿来。

    可不是么,萧家的男人从元帅到将军,从爵位到实职都有了,再往上封,皇上显然不乐意。

    他想用萧家人,可也不能将萧家抬得太高。

    因此,就把这份功绩给她和萧瑾枫添一份体面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仅仅就是体面而已。

    公输冉低低舒了口气,“这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萧瑾枫点点头,“可不是。现在这样,挺好。”

    公输冉想了想也不再提这事,毕竟就算是赐婚,那也得等到萧瑾枫平安回来了再说。

    眼见着天要亮了,本想让他小睡一会儿,哪知两人又说了几句,萧瑾枫便起身说要走了。

    公输冉自然是不舍得的,可保家卫国这事,那不是她不舍得就能不去的。

    只得将收拾妥当的行李让下人给带好了,叮嘱了又叮嘱,只让他千万保重自己,说到实在不能耽搁了,这才放人走。

    公输冉自己也穿了斗篷一路把人送出来,出来便瞧见正院那边老爷子也出来了,而大房那边,嫂子林姣也送了大哥出来,她的眼圈还泛着红,看到人颇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公输冉僵硬了扯了下唇角,垂眉敛目没吭声,就沉默的站在萧瑾枫的身边。

    萧老爷子道,“你们母亲身子不好,经不得这场面,就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解释给儿媳妇听的。

    儿子是自己的,怎么样都没关系,可儿媳妇是别人家的姑娘,尤其是公输冉这样才回来不久的,总要解释一句才妥当。

    萧瑾杨代言道:“这我们还能不知道,又不是第一次出门了,您和母亲安心在家等着,我和老二知道该如何做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不愧是行伍出身,也不废话,点了点头便对两个儿子挥挥手,“去吧!”

    公输冉抬头望向萧瑾枫,该说的都说了,但担忧是止不住的。

    萧瑾枫回身握了握她的手,用极轻的声音说了四个字:“床头,木匣。”

    随后便猛的放开,转身跟在萧瑾杨身后离开。

    公输冉本来以为自己能够冷静的镇定的接受这个事实,可实情却是,那一刻,她的眼泪“哗”的一下就涌下来了,心口难受得很。

    上一次,她看着他离开家,入了伍。

    然后就一去无影踪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依旧看着他离开家,去了边疆……

    她心里还真的没有把握,这次会不会像上次那样出现变故!

    知道自己不该那么想,不吉利,可这心里的想法,又哪里能够轻易控制住呢!

    萧老爷子和林姣倒是都很理解的,毕竟小夫妻才团圆不久,这么快就要再次分离,年轻人,经不住事,难受也是正常的。老元帅吁了口气,转身冲她们挥了下手便自行回去了。这意思,是叫她们赶紧回自己院子里去,也不必再到正院去问安之类的了。

    林姣和公输冉连忙施礼,目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转头,林姣便道:“走走,我送你回院子去,瞧你这小脸哭的,妆容都不能看了!”

    这就是个托辞。

    公输冉出来的时候本就没怎么化妆,哪有不能看一说,不过是林姣怕她经不住事,自己回去又闷着难受去了,所以寻了个借口,送她进了院子,又坐着劝了她好一阵,见她情绪是真的平静了,这才起身回去自己的地方。

    林姣走了,公输冉垮下肩膀,有气无力的去到床上躺着了。

    旁人再怎么劝,不担心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她放任自己再难过一阵,然后便收敛情绪,该做什么做什么。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刚躺到床上,就发觉异样。

    床头里侧放着一个木匣子,足有半尺见方,乌木沉甸甸的颜色散发着幽幽的暗光,让人瞧着,便觉得心上一凛。

    公输冉蓦然想起萧瑾枫临走前说话,她不由的坐起身,伸手将那木匣子捞到身前。

    心里嘀咕着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,打开一瞧,却惊讶了。

    拿起上前的一叠纸张,她一页页翻看起来,这一看,她眼睛就红了。

    原来这不是别的,正是有关公输冉报仇的事。

    这纸上将那江诚盛的来龙去脉都调查清楚了,包括他在京城里置办下的位置极为隐蔽的宅子,里面还安置着他的外室。他又对这给他生了儿子的外室如何如何好,如何不将府中的正室放在眼里……等等等等,这份调查上,都写的一清二楚,再明白不过!

    再翻下去,还有些那江诚盛所做的不法勾当都详细的列在了纸上。

    公输冉也是这时才知道,原来,萧瑾枫一直把自己的事放在了心上,不但是放在心上,还费了心思去查!

    看木匣子里那厚厚的一叠,就知道他是真心诚意要将这事办成的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