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钱在线彩票 -> 其他小说 -> 八零年代:媳妇的开挂人生: 92.第九十二章花开两朵

92.第九十二章花开两朵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八零年代:媳妇的开挂人生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从心疼林佩兰这些日子的经历开始,再到祝福她嫁了一个好人家,简单朴素的话语,没有华丽的词藻,却是这些日子以来,最让林佩兰感动的话。

    “过去的都过去了,日子要往前看。你以后会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二姑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!你的性格最坚强,和你大姑一样,都是有出息的。”

    林二姑说这话的时候,隐隐带着羡慕和敬意,把林佩兰藏得好好的眼泪都逼出来了。

    人生有太多种活法,不是每个人都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二姑你也好好的,以后得日子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    以前没有经历过婆家,林佩兰从来也没有去注意姨婆还有二姑她们的生活,现在自己也当了几天人家的儿媳妇,对她们的话,那是深有感触。

    真正体会到为人儿媳妇的不容易,特别是二姑她小小年纪做人童养媳过来的,更是要艰难许多。

    一夜辗转反侧,听着楼下林沛文他们的欢声笑语,还有远近不停的蛙鸣声,林佩兰睡意全无,居然想起来才相处不过短短几天的陈建国。

    要是他这时候在家的话,估计也会回来帮忙,那么夜里他是不是也睡在自己这张床上……

    想到那天酒意上头的陈建国,林佩兰闻着鼻尖熟悉的味道,仿佛还能闻到陈建国当日和着酒气的沉重气息。

    脸腾的烧起来,暗骂自己这是中毒了,居然在大半夜的想起那样的陈建国,羞不羞啊!

    翻了个身,悄悄地捂住脸,林佩兰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家在外的陈建国,这会儿也不轻松,放假十几天,其余的工作也停下来了,现在回来,那就得都补上。

    于是设计科的人,还在办公室里连夜加班,图纸已经反复修改过很多次了,每一个小细节都要琢磨,要用缩小好几倍的模具做实验才行。

    “这桥栏杆的设计,就先采用佟工的,咱们明天实验一下看看,暂时就这样吧!”

    “这实验导师做过不下十回,很有说服力了。”

    佟成和陈建国在m国,那是同一个导师,自然知道导师的这个设计理念。

    可在国外是实验过好几回了,那是国外的事,回国来了,这事关重大,可不能依照原来那些经验,就省去实验的过程。

    陈建国工作一向严谨,又是说话直接的人,可不会看佟成平常闷不吭声不好惹,就会盲目的去用。

    阮思航在一旁抽烟,陈建国没有烟瘾,架不住劝,刚刚也抽了两根,把烟头往地上一踩,这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百分百的事,哪怕做过实验,咱们科室的人没有看见,这都不算数。”

    佟成习惯性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被陈建国直接反驳,似乎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按照陈工说的做吧!左右那模具也花费不了多少时间,四五天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模具是要四五天,但我觉得,建桥开路,这是几十年大计,工程推后几天,划得来。不说四五天,就是四五十天,可以建一座能用几十年的桥梁,这都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陈建国这会儿嘴里苦涩的很,这里没有他喝习惯的咖啡,抿了口家里林佩兰准备的茶叶泡的茶水,这才好受点,越相信林佩兰的话了,还是茶水好。

    “既然陈工怎么说了,我们再说就显得太过草率,就这样决定吧!”佟成吧自己的东西收拾好,抱着就走,没有要和大家一起回宿舍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陈工,咱们这样,会不会太不给佟工留情面了?”阮思航看出佟成的不对劲,压低声音问陈建国。

    “为了情面,设计出不合理的东西,没用几年,又得重新花大钱维修,这值得吗?”

    陈建国不客气的话,让阮思航语结,他的意思是让陈建国别把同事关系闹僵,这设计科不久又会来人,到时候若是成了对立面,那就不好处事了。

    可陈建国明显不这样认为,说话直接,还不怕得罪人。

    “咱们科室不还是要招人吗?别给咱们找对手,到时候你说话没人听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思航,咱们是一个团队,做的不是小事,也不是我们个人的事,关系到民众民生。不是搞私人关系的,若是想拉关系混日子,来错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陈建国义正言辞,不管是什么原因,都不会比有建设性的建议重要。

    若是阮思航抱着来拉关系,混日子当然心思加入他们这个建设队伍,那么他有可能会提议换一个助手。

    看着阮思航尴尬的脸,说这些话,陈建国倒是含蓄了点,希望阮思航会明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别人的出嫁不一样,林佩兰这是补办酒席,所以省了送嫁和抬嫁妆的步骤,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一大早大家还是起来了,林佩兰早起习惯了,下楼就去院子看了一眼,大放厥词说要熬夜通宵的林沛文,带着他那一伙小伙伴在院里铺的床上睡得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林佩兰忍俊不禁,这要是打雷,恐怕都吵不醒这些小家伙。

    煮饭煮的是红薯粥,炒菜的时候,留宿的客人都依次起来了。

    昨天该知道的都知道了,林佩兰的新郎官换了,今天这是补酒席,新娘子不用出门。

    即便不用出门,酒席上的一系列流程也不能省略,林阿婆更是早起拎着供果去拜奶奶庙拜奶奶。

    那是本地嫁女儿的习俗,代表长大成人了,要去拜拜。

    等从祠堂回来,让林佩兰意外的是林大姑居然回来了,那天在陈家怒气冲冲的离开,也没有提回向阳村的事,林佩兰还以为她不会回来吃席。

    林大姑一到,整个院子就不一样了,林阿婆稀罕的和宝贝一样,那么大个人了,还上去嘘寒问暖,似乎林大姑不是回娘家,倒像似来视察的。

    林佩兰看了林二姑一眼,林阿婆对她也不错,但不能和林大姑比,昨天林二姑回来,林阿婆开始平静许多。

    林二姑也没有失落,甚至连羡慕的表情都没有,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对待,被林阿婆指挥着照顾林大姑,她手脚轻快,做事也麻利,不一会儿除了茶水是林佩兰送的,干果和水果一下三四份就摆在了林大姑面前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