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钱在线彩票 -> 古代言情 -> 侯门闺逆: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同床异梦

第一百六十六章 同床异梦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侯门闺逆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苏知娴的及笄礼过后,苏家又再次恢复沉寂,彻底退出世人的视线,低调安静地像不存在似的。

    旁人看着昔日风光荣耀的国子博士府,如今一朝败落,门口罗雀的样子,也只能暗叹惋惜一声。

    苏家人确实是在隐忍小心地过日子,说是一句夹起尾巴做人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一家之主苏鼎自从辞官之后,过往那些的抱负和野心,通通烟消云散,整个人犹如看透了红尘一般,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,专心在家庙中为老太太守孝。

    大少爷苏怀仕接过了家主之位,一边努力打理家业,一边闭门苦读。

    他和庶弟苏怀信一样,一门心思想要科举致仕,入朝为官,期盼有朝一日可以光复苏家的门楣,并为实现父亲的未竞之愿而努力奋斗。

    二房的两个男丁小八和小九,平日里照常去书院读书,但每日都会抽空去姜家习武,两兄弟就跟抽条了似的,足足长高了快一个头,小身板也更结实了,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他们的眼神更坚毅沉着了,带着军人那种勇往直前、坚韧不拔的精神气,跟从前那副世家公子的矜贵模样判若两人,可以说是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苏承则在落棠院中安心养病,轻易不出门。他的腿脚还是不能过移动,大多数时间还是躺在床上的状态,这样更有助于他恢复伤情。

    之前在刑部大牢那一番遭遇,苏承和兄长两人虽并未吃上什么苦头,但还是耽误了他的病情。原本有三分可能治好的腿,如今也仅余一成的希望,这个概率小到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但病痛与毁容并未摧毁苏承的心志,他依然如从前那般自信从容,待人温和,只不过脸上的笑容确实比往日少了一些。

    反观妻子关氏,一如既往地美艳照人,尤其是近来她的眉眼间总是隐隐含情,一副少女春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作为青梅竹马的枕边人,苏承对关氏的了解可以说是了如指掌,再加上关氏经常以各种名义外出,他心中早就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。

    这个猜测让苏承的内心痛苦万分,他既盼望自己的猜测是真,又对这个可能的事实感到痛心失望,这种苦闷纠结无以对人言,日日摧心肝,夜夜困扰着他。

    一方面苏承自知自己下半辈子可能都站不起来了,他不希望以这幅残躯去拖累妻子,让她陪着自己抑郁度日。

    他不止一次地想过写放妻书,让关氏再去找一户好人家,喜乐富足地过完下半生。

    可另一面他又深深舍不得,舍不得这个自己爱若珍宝的女人,也舍不得十几二十年的夫妻感情,更舍不得看到关氏他日所托非人反而误了她的一生。

    这日,看到关氏盛装打扮似乎又要外出的样子,苏承忍不住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想要探一探妻子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阿棠,你要出府吗?”

    关氏描眉的玉手微微一顿,垂眸平静道:“是啊 ,今日修远大师在寺中布道,我想去听一听,若能结下佛缘,为夫君你求来一个大师亲手开光的符箓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尽管希望十分渺茫,我还是想去求上一求。”

    苏承静静看着她,笑道:“阿棠有心了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能为夫君做点事,阿棠心里很乐意欢喜。”

    关氏转头看向床榻,温柔浅笑。

    看上去她似乎是在与苏承深情对望,然而她的视线却虚虚停在床头悬挂的一个香囊上,时至今日,她还是不敢面对丈夫那张狰狞丑陋的脸庞。

    苏承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妻子今日的装扮,故作无意道:“阿棠今日这番打扮甚美,不过为夫却听闻那位修远大师素来喜欢静雅之物,夫人这身打扮可能过于明艳了些,恐会冲撞了大师。”

    关氏面色微僵,忍不住看了丈夫一眼,见苏承待自己还是那副柔情脉脉的样子,心里不由大松一口气,她刚才还以为丈夫对自己起疑心了呢。

    于是,关氏吃惊地“啊……”了一声,捂着胸口后怕地笑道:“竟有此事?多亏了夫君提醒,不然阿棠就要闹笑话了。我这就去换一身素净的衣裳和妆容。”

    关氏说罢,起身欲去更衣间换衣,却被苏承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阿棠,先别急着换衣,过来陪我坐坐吧。自从府中变故不断之后,咱们夫妻许久未有亲近时候了。你过来,让我好好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关氏心中一突,猛不丁抬头看了丈夫一眼,想从他的表情和眼神中辨别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然而苏承还是温柔含笑的模样看着她,还冲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一看到苏承脸上那条可怖的伤疤,关氏吓得赶紧移开了目光,随即低着头娇羞笑道:“大白天的夫君胡说什么呢,也不嫌害臊,阿棠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承呵呵笑出声,“阿棠误会为夫的意思了,我不过是想让你陪我坐坐,咱们夫妻之间聊点体己话罢了。”

    关氏咬唇,目光闪烁为难道:“今日修远大师布道,报国寺的香客必定人山人海,我若再不出发的话,恐怕就赶不上这场盛会了。待我从报国寺回来之后,再好好陪夫君可好?正好也与你说一说今日这热闹之事。”

    苏承轻笑了一声,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和自嘲之意。

    “阿棠说的是,那你便先换装出府吧,待你回来之后咱们夫妻再聚不迟。人多眼杂的地方,你务必要注意安全,若有必要就多带上几位家丁随行护送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关氏乖巧地点头应道,“那阿棠便先忙去了,我回早点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棠记得早点回来就好!”

    苏承轻叹一声,垂眸掩去所有情绪。

    “让她记得早点回家”这句话里的意义,阿棠能听懂吗?

    看着妻子略显迫不及待的背影,苏承再一次静默了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算同床异梦的感觉,这滋味可真是太不好受了。

    他从未想过,自己和阿棠之间,有一天竟也会沦落至此地步,真是悲哀!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