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钱在线彩票 -> 古代言情 -> 醉流年:侯门剩女苏不悔: 第141章 不悔留了个心眼

第141章 不悔留了个心眼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醉流年:侯门剩女苏不悔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但唐麦儿不管。

    噘着小嘴吐槽夜西落道:“四公子,你看我的眼神好吓人!给我一种恶狼扑食的感觉。

    你是不是要扒我的皮,喝我的血,抽我的筋,吃我的肉?如果不是,你看我的目光温柔点行不?真是的!”

    “唐二小姐——”夜西落冷冷的道:“请你稳重些。”

    “稳重?四公子,什么是稳重?”唐麦儿嘻嘻笑问:“稳坐钓鱼船的‘稳’?重温旧梦的‘重’?稳重的意思是说,你和我稳坐钓鱼船重温旧梦?”

    说完后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得很放肆,嘴巴大张着,所有的牙齿都肆无忌惮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夜西落脸色有些铁青。

    苏不悔看着,也没生气。

    笑道:“西落,我这小表妹就是淘气,可没什么坏心眼。”招呼唐麦儿:“麦儿表妹,过来吃糕点,宁国侯府厨子做的小糕点味儿很好,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唐麦儿把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我不爱吃甜腻的东西。我担心我吃了,会像我娘那样横看像一座肉山,竖看也像一座肉山,肉多过头了会毁形象。”

    苏不悔道:“你不爱吃我爱吃,我不怕长肉。”

    吩咐小蛮,拿一盒糕点到铺子里,给陌千叶伶儿沉梅落竹吃;另外一盒拿到第二进院落给健柏,元豪元杰元刚元强他们。剩下一盒糕点,苏不悔自己吃。

    苏不悔刚吃完一块糕点。

    唐麦儿又拉了夜西落道:“四公子,你送给不悔表姐的那些彩泥小狼被我不小心打碎了,尽管不悔表姐说不值几个钱,摔坏就摔坏了,也不是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可我觉得嘛,这到底是你送给不悔表姐的礼物,尽管不是金打的,是泥做的,可到底礼轻情意重是不是?

    昨儿我顶着热辣辣的大太阳,冒着被晒黑的风险,特地到大街找了大半天,好不容易找到捏泥人的摊子,一口气买了十六只彩泥小狼。

    四公子,比你买的那些彩泥小狼好看得多了。我带你去看看好嘛?”

    苏不悔笑睇了夜西落一眼。

    又再继续吃糕点。

    一边嘀咕:“我这玛瑙小珠子,好不容易穿成了一条。还有一条,还要费上一天工夫才能完成。如果不满意,还要改,哎,好不烦人。”

    唐麦儿摇了夜西落衣袖撒娇道:“四公子,你就跟我去看看那些彩泥小狼呢。反正不悔表姐也忙着,没空理你。”

    夜西落只得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便随着唐麦儿往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,独处一房间内,还是小姐的闺房。这事极不妥,不过夜西落却没想到这些,想必是因为唐麦儿身边还跟着她的丫鬟水霞。

    水碧此时还在店铺中跟沉梅落竹学双面绣。

    苏不悔吃了半盒糕点。

    之后继续坐在院子里穿玛瑙小珠子。

    玛瑙小珠子没穿上几个,就看到水碧匆匆赶来,声音带着哭腔道:“表小姐,你快去看看,我家小姐她……她——”呜呜呜地哭了起来:“我家小姐说她……说她不想活了——”

    苏不悔面不改色,淡定地继续穿玛瑙小珠子。微笑道:“小家小姐被四公子欺负了?”

    水碧边哭边问:“表小姐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苏不悔道:“猜啊。我还猜,你家小姐亲手倒了茶水给四公子,暗中放了春骚药,可四公子没有喝。

    于是你家小姐一不做二不休,撕扯了自己的衣服,然后让你跑来向我哭诉,好让我去抓了现场。

    再然后你家小姐就要死要活,目的就是把四公子逼良为夫。我说得可对?”

    水碧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忘记了哭,张大嘴巴,结结巴巴问:“表……表小姐,你怎么知……知道得如此清楚?”

    正说着,夜西落自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走到苏不悔身旁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对水碧淡淡道:“去告诉你家小姐,别再演戏了。此事闹大了,想必对你家小姐名声不好,说不定传到唐太傅耳上,会被打断了双脚,驱赶出唐府。”

    水碧脸色白了白。

    苏不悔一笑道:“对了,那茶水大可叫你家小姐喝了,春骚药已被我换上了健胃药,喝了也没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你跟你家小姐说,若是想息事宁人呢,那就乖乖收拾行李回唐府去,自此断了对四公子想入非非的念头,今天的事儿,就天知地知,我们四人知。

    若是你家小姐还想兴风作浪的话,我们也不怕。

    你们在哪儿买的春骚药,什么时候买,我可知道得一清二楚呢,——想必你们也不知道,你们这些天来只要走出云裳布帛庄大门,我必定派人跟着。

    原来想着你们如果遇上什么事,伤着痛着给人欺负了,我无法向唐府人交待,因此暗中保护你们。

    没想到,你家小姐年龄不大,却是居心不良,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来。

    如今人证物证都有,你家小姐也赖不掉。

    亲戚一场,我也不想逼人太甚。你告诉她,乖乖的收拾行李回唐府,还是继续留这儿兴风作浪,随她选。”

    水碧赶紧自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奔跑着回房间。

    此时小蛮已回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苏不悔有意无意的朝她看了一眼,小蛮也会意,神不知鬼不觉的也随着水碧闪入到房间。

    唐麦儿这招,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了。

    想算计夜西落,结果被苏不悔来一招反算计,引君入瓮。

    “西落——”苏不悔道:“我这样做,是不是很卑鄙?”

    夜西落轻声道:“对付卑鄙的人,自是要使用卑鄙的手段对付,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”

    苏不悔叹息:“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,因为喜欢一个人,竟然如此费尽心机,不择手段,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唐麦儿选择了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很快收拾了行李,乖乖的回唐府去。她再不懂事,也知道此事闹大了,她的下场就是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爱一个人没有错。

    错的是不应该胡作非为,不择手段。也怨不得苏不悔出手教训。

    苏不悔不是惹事的主,但惹了她,也不会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——当然,慕飞寒除外。

    她斗不过慕飞寒,唯有忍气吞声。欺善怕恶不是她本性,而是情非得已。

    唐麦儿在苏不悔跟前栽了个大跟斗,以她的性儿,定会不甘罢休。为了防止日后唐麦儿再生出什么事端来,或是起了报复之心,苏不悔留了个心眼。

    瞒着夜西落,让小蛮偷偷随着水碧进入房间。

    拿出卖春骚药之人的供词给唐麦儿看,并逼她在上面画手押,承认做了此事。

    防人之心不可无是不是?

    尽管这样做不大厚道,但苏不悔总得为自己押个保险。

    这是上辈子在职场上学来的。——抓住对方见不得光的把柄,让对方不敢对自己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自保的方式。

    三天后,皇帝和皇后自乐寿苑回来了。

    苏不悔进宫去探望皇后。

    皇后长了些肉,丰腴了不少,气色也不错。

    她轻描淡写跟苏不悔说起宫中事:“这些日子来,不少大臣上奏说,后宫嫔妃佳丽比历届少,这几年来死的死病的病,更是没多少过。

    这四年多来,后宫没有皇子公主降生,如今也只剩下二皇子一个。

    皇上子嗣单薄,皇储少,对江山社稷而言不是好事情。帝王多子嗣,才能够基业稳固,国家昌盛,江山万代红。否则,会国本不固,危机频致。

    众大臣纷纷上书,请求皇上为祖宗和社稷着想,广选民女进宫,普降甘露,以广添丁继嗣。”

    苏不悔听得极是震惊。

    问皇后:“皇上同意了?”

    皇后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苏不悔又再问:“那你可同意?”

    皇后淡淡的道:“我是后宫之主,母仪天下,总得要为大局着想,不能像个醋坛子一样,四处泼野吧?”

    苏不悔道:“但你总归是女人是不是?一个女人再伟大,也有心眼浅的时候,何况是为了爱情?

    男女之情本来就是自私的东西,不能够与人分享。

    就像一艘小船,只能载两个人。

    若是多出一个人,就拥挤了,再多出几个,根本挤不下。若是要保全自己,必须要把人推下水去,要不沉死的将是自己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排除别人趁你不备,把你推下水。

    这样斗了个你死我活的爱情,叫什么爱情?”

    苏不悔为皇后不值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她的“烧饼论”。

    于是又再道:“爱情就像一块烧饼,自己吃,足够填饱肚子;两个人分,吃了个半饱;三个人分,连半饱也达不到;四个人分,少上更少……更多的人来分呢,连牙缝都不够塞。

    若是这样,不如饿着肚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爱情,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后宫中的女子,哪有纯粹的男女之情?”皇后道:“能分到一口烧饼吃,已是莫大荣幸,哪敢痴心妄想把整块大烧饼咽下?那是人心不足蛇吞象。”

    苏不悔望向皇后的目光,颇有着怒其不争之意。

    皇后也是一副贤妻派头:“众大臣说的也有道理,选秀女进宫,为皇家广添丁继嗣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好吧,当事人都无所谓,苏不悔这个外人纯粹是咸吃萝卜淡操心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