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钱在线彩票 -> 古代言情 -> 醉流年:侯门剩女苏不悔: 第167章 男人的三从四德

第167章 男人的三从四德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醉流年:侯门剩女苏不悔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苏不悔又再去追逐另外一只花蝴蝶。

    花蝴蝶也拍着翅膀飞高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又有几只蝴蝶飞回来,围着盛开的菊花起舞。

    苏不悔又再追逐它们。

    忽然听到有人道:“不悔表姐真是童心未泯,竟然跑到这儿来跟蝴蝶儿玩耍了。”

    苏不悔一看,原来是唐麦儿。

    苏不悔问:“唐美人,你找我有事儿?”

    唐麦儿拿着帕子抿嘴笑道:“我在屋子里坐得无聊,因此出来走走,欣赏一下院子里的菊花。想不到这么巧,就看到了不悔表姐跟追逐蝴蝶玩耍。”

    她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    又再加了句:“不悔表姐你可别误会了去,我可不是特地来找你有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苏不悔道:“是么?”低头扯了扯身上有些乱了的衣服,又再道:“既然不是找我有什么事儿,那我回偏殿去了。你在这儿慢慢欣赏菊花。”

    唐麦儿一急,赶紧拉了她。

    脸上堆了笑道:“不悔表姐别急着走嘛,在这儿跟我说说话嘛,我无聊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那点小心思,能瞒得过苏不悔?

    苏不悔也不跟她拐弯抹角,直截了当道:“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以前给我画手押的那纸拿给你?抑或烧了?”

    唐麦儿扯了她衣袖。

    装柔软,装可怜。

    作了眼泪要淌下的样子,声音带着哭腔道:“不悔表姐,那事儿已过去了,我也知道错了,如今又做了皇上的嫔妃,再也不会犯这错了。

    不悔表姐,下次你进宫来,把我当时在云裳布帛庄画押的那纸给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那纸我也没留。”苏不悔耸耸肩:“我嫁入晋南王府之前就撕掉了。”

    唐麦儿哪里肯信?

    又再扯了苏不悔的衣袖道:“不悔表姐你不知道,我每天晚上都作恶梦。

    梦到那纸落到皇上手中,皇上勃然大怒,把我打进冷宫。然后那些穷凶极恶的太监把我头上的头发一根一根的扯下来,扯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之后他们用铁链拴住我的脖子,逼我穿上粗笨肮脏的囚衣,让我天天捣米,我动作略略慢了些,就用鞭子不停地抽我。

    我身上被打得一道道红白分明的鞭子痕,皮开肉绽,腥红四处飞溅,还露出了白骨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那些太监还不松手,继续拼命地抽打我。

    然后我哭着哭着,就从梦中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悔表姐,求求你把那纸给了我可好?我发誓,我这辈子都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。若是有违反,天打雷避!”

    苏不悔真的把那纸撕毁了。

    因为担心这纸落到别人手中,会对唐麦儿不好。毕竟那事儿不是什么光彩之事,也事过境迁,老是揪着不放也不好。

    可无论苏不悔怎么说,唐麦儿就是不信。

    觉得苏不悔就是拿着这纸要挟她。

    不肯放她一条生路,让她一想起来就寝食难安,茶饭不思,就像一把尖利的刀插在心口上那般痛苦。

    苏不悔很无奈。

    对唐麦儿道:“你信也好,不信也好,随便你好了。总之,我问心无愧就可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管她,回偏殿去。

    唐麦儿站在那儿瞪着苏不悔的背影,直恨得咬牙切齿。一双大眼睛迸出了仇恨的光。

    忍不住,低声诅骂:“苏不悔,你也别得意,终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中的。”

    素不知,这一幕给不远处的贤太妃看到了。

    她也是来探望太后。

    没想到,竟然欣赏到了苏不悔和唐麦儿之间的一场恩怨。

    苏不悔回偏殿没多久,太后就醒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进去请安问候了一番。

    太后身子也没什么大碍,吃了药睡了一觉,精神好了不少。众人也不便过于打扰,寒暄了几句便退下了。

    贤太妃见到苏不悔,一改过去的黑口黑脸,变得慈眉善目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拉了苏不悔,细细打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笑道:“终于长了些肉,脸色比我上次见到的时候红润了不小。不悔——”

    她亲切叫苏不悔名字,关心问:“寒儿待你可好?若是有什么委屈,或是寒儿欺负了你,你尽管对我说,我为你撑腰,教训寒儿。”

    苏不悔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不晓得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倒是皇后笑将起来:“妹妹,你这个人就是傻人有傻福,谁都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贤太妃道:“不悔这么乖巧懂事,谁看着都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好吧,演戏是要靠天赋的。

    可惜了,这个朝代演员不吃香,没被称为明星,而是叫戏子。苏不悔想,这贤太妃生错了朝代,要不凭她的演技,定能冲出亚洲,走向世界,问鼎奥斯卡小金人奖杯。

    从宫中出来,苏不悔跟着慕飞寒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她吩咐马车夫道:“拐道到云裳布帛店,我要在那儿下。”

    不想慕飞寒的脸沉下来。

    声音有点冷:“直接回王府。”

    苏不悔愣了愣道:“我还有些事,今天必须要到云裳布帛店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她真的是有事。

    郑雪薇的新娘子衣裳,红娟衫,绣花红袍,红裙,红裤,红缎绣花鞋,昨天已完工。

    苏不悔吩咐伶儿,让她派人到郑府,让郑雪薇到云裳布帛店试穿,看看有什么需要改的。

    因为苏不悔早上要进宫,因此约了郑雪薇下午来。

    慕飞寒板着脸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有什么事!”他的声音轻飘飘的,犹如游丝,却是充满了慑人的霸气和强势:“哪怕天塌下来砸了云裳布帛店,你也不能去!”

    他扫了苏不悔一眼。

    又再声音轻飘飘:“你是我八大轿抬进门的王妃,身份地位尊贵,整日里抛头露面,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市井小人混,像什么话?你不要脸,我还要哪!

    从今以后,你得老老实实呆在王府内,没我的同意,不能往外跑!”

    苏不悔不知道吃他错了什么药,居然发神经管起她来了。

    斜了眼睛看他。

    冷冷的道: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
    慕飞寒道:“你进了我晋南王府大门,你就要听我的。难道你不知道,什么是三从四德么?”

    苏不悔哼了声:“女人的三从四德我就不清楚。倒是男人的三从四德,我能够倒背如流!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慕飞寒凤目一闪,有一丝怒意,斥道:“向来只有女人遵守三从四德,哪有男人也有三从四德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孤陋寡闻。”苏不悔又再微哼。

    慕飞寒到底忍不住:“那你说说看,男人的三从四德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不悔板着手指头,一脸认真数给他听:“三从:妻子出门要跟‘从’,妻子命令要服‘从’,妻子讲错要盲‘从’;

    四德:妻子打扮要等‘得’,妻子花钱要舍‘得’,妻子发脾气要忍‘得’,妻子不开心要哄得。

    ——这就是男人的三从四德。”

    慕飞寒差点儿坐不稳要摔下座位去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憋住了要爆笑的冲动。

    冷着一张脸道:“大胆,荒诞无稽的话亏你也能说得出口!看来平日我对你太好了,以至你目无下尘,无法无天!传了出去,还道路我管妻无方!”

    苏不悔不跟他吵。

    人家要起横来天下无敌,跟无赖吵架自己人有吃亏的份。

    不想慕飞寒并没有因她偃旗息鼓而放过她。

    继续冷着一张脸道:“母妃不是让你每天把《女训》,《女诫》,《女孝经》这三本书各抄十遍么?你倒好,推给了叶侧妃,让她模仿你的字迹代劳。

    从今天开始,你要自己完成!若有半点弄虚作假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,家法伺候!”

    苏不悔心中一万头草马泥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忍无可忍,冷冷的道:“家法?什么家法?醢、脯、焚、剖心、刳、剔?抑或钢丝鞭抽、老虎凳、辣椒水、铁篦子、竹签子、夹手指脚趾、拔牙齿、压杠子、搓肋骨?”

    慕飞寒又再差点儿坐不稳要摔下座位去。

    这苏不悔,想像力未免丰富过了头!

    慕飞寒憋气憋得几乎要内伤,好不容易板起的脸孔差点儿要破功。

    横了苏不悔一眼道:“晋南王府的家法倒没有这般残忍,特别是对付自家的王妃。顶多也不外是掀起裙子除下裤子当众杖责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你是王府的主母,面子也是要给几分。

    这样吧,若是你少抄一遍,杖打一下,少抄两遍,杖打二下,如果十遍都不少,杖打十下。”

    苏不悔沉默。

    一万头草马泥继续在心中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她冷静克制的神经,都快崩坏了。心中不是不后悔的,当初她为何不当着皇帝的面,把剪刀对着自己的喉咙,威胁说,要么让她拒嫁慕飞寒,要么她死,二选一。

    也不是不后悔,当初为何不答应夜西落,与他私奔?

    想到夜西落,苏不悔心中一阵惆怅。

    刚好马车路过“文宝斋”字画店。

    苏不悔自车窗外看出去。刚好看到一个修长寂寞的身影走进字画店,然后微微侧了一下头,往门外一瞥,接着进了字画店内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那是夜西落。

    他比以前清瘦了许多。气质愈发孤清,颓废味儿愈发浓郁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销骨的寂寞。

    苏不悔轻叹了声。

    想起上辈子自网络看过的一段话:人生如下棋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相同的棋子,相同的路,一生有很多种选择,每个人选择的道路却是不同。

    有些人,走错了一步,就步步错,永没翻身的机会;有些人,虽然走错了,可也能够时来运转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    苏不悔如今看到的只是前景一片黑暗,没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曙光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