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钱在线彩票 -> 古代言情 -> 我家相公又活了: 第三百零五章 含蓄的表白

第三百零五章 含蓄的表白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我家相公又活了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“我,不舒服。”苏夏至小声抗议,见许城松手了,默默地从许城的身上下来,迅速地往床里面挪了挪,背对着许城,“我有点困了,的我先睡了。”

    苏夏至神经紧绷着,生怕许城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渴,我去灶房煮茶。”许城穿衣起身,他不会勉强她做她不喜欢的事情。

    许城走了,屋内就剩下苏夏至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危险解除,苏夏至暗自松了口气,只是想到许城那双失落地眸子,整颗心都揪起来了。

    以前苏夏至还想着等她一有钱,她就离开许家,自己单独过日子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她离开的念头越来越小,她有时候甚至真的将自己当成许家三娘子。

    她是许城的娘子,许城人品不差,对她也不错,她跟许城做夫妻之事是天经地义的。

    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,或许很多人觉得穿越到异时空,不用理会世俗的眼光,去寻找真爱,跟相爱的人做夫妻之事白头到老才对。

    可苏夏至从来都不信这世上有永恒的爱情,男人对女人一见钟情不过是荷尔蒙爆发而已。

    苏夏至是个理智的人,她不会为了爱情傻傻的付出全部,爱情对她来说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苏夏至思来想去,结果脑子一团糟,索性懒得想那么多,见许城一直没有回来,穿衣服去找许城。

    灶房门缝透漏出细微的亮光,知道许城还在灶房,苏夏至紧了紧身上衣服,走到灶房门口,抬手敲了敲门,“阿城?”

    门“吱嘎”一声从里面打开,许城忙拉着苏夏至进来,低声说道,“外面那么冷,你出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喝完茶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正准备回去,你来了。”许城吹灭桌上的煤油灯,带着苏夏至回到房间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许城牵着苏夏至的手生怕她摔倒。

    苏夏至第一反应是甩开许城的手,可当她看着许城美好又落寞的侧脸,猛然想起曹氏对他的怨恨不满,心就软了下来,任由着他牵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这样走一辈子可好?”

    身边传来许城富有磁性的声音,苏夏至这才意识到许城在含蓄的表白!

    “如果来生我还记得你的话,我想生生世世牵着你的手走下去。”许城脚步停了下来,声线温柔,修长的手温柔的摸着她的脸,将她脸边的碎发拢到耳后。

    笔挺的鼻梁,睫毛很长,怎么看都是很英俊的男人,苏夏至知道村里有不少小姑娘因为许城的长相芳心暗许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苏夏至唇瓣微抿了下,眼神瞥向一旁,“我对我男人的要求很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“不能三妻四妾,不能跟别的女人拉拉扯扯,只能对我一个人好......”苏夏至觉得脑子不够用的,满脑子都是药材病症,“还有好多要求,我明天列出来!”

    许城盯着苏夏至那一张一合的小/嘴,心里又痒痒的骚动,打定主意把脸凑了过去,微微靠近,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小雪夹杂着旋转的风,在夜空中飞舞跳跃,像翩跹的素蝶,像飘飞的杨花,如舞似纱。

    许城这样撬开她的牙关探了进来,吮/吸着她口中的香甜。

    苏夏至瞬间大脑死机,脸涨得通红,木木的站在那儿任由许城亲。

    倏地,手上一阵冰凉,许城松开了她的手,然后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他的掌心热热的,苏夏至心里乱成一团,她在想,许城要是跟她在一起一辈子,那万一许城未来的真爱怎么办?

    苏夏至不满地往后退了退,腰身却被许城的另一只手紧扣着,最后被亲的站不稳。

    绵长的接吻技术,许城退出来的时候轻/舔了下她的嘴角,认真地说道,“不管你有什么要求,我都会照做。”

    苏夏至垂着眼帘,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,他要是遇到了真爱,肯定会对她弃如敝履。

    苏夏至自顾自的往前走,却没有松开许城的手。

    两个人并排走着,走到他们房间门口,苏夏至停了下来,抬眼看向许城。

    “如果哪天你遇到你心仪的姑娘,你告诉我就好,我愿意离开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话很煞风景,但是苏夏至固执的认为有些事情就应该提前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心仪的只有你,没有别人。”许城认真地说道,他言出必行,若是绝不会负了苏夏至,三指并拢发誓,“我发誓,我要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。”苏夏至忙捂住许城的嘴,俗话说,好的不灵坏的灵,随口说道,“我相信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苏夏至推门进屋,带着某个嘴角含笑地男人一块进屋。

    她现在完全不敢看某个眼神炽热的男人,最后背对着某男人睡觉。

    许城这会儿很热情的凑了过来,从她的背后抱住她,美名其曰为给她暖被窝。

    苏夏至嘴角微微的勾起,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位置睡觉。

    长石镇的陈家村和周家村之间的山谷处有个破落的房子,那房子很大,比起大杨村的土地庙还要大上一倍,正屋的门匾斜挂在那儿,上面写着“义庄”两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孩子他爹,你醒醒!”周油菜声音颤抖着,重重地甩了苏木头一个耳光子。

    “臭娘们,谁让你打老子的!”苏木头脸火辣辣的疼着,反手就要给周油菜一个耳光子。

    “我害怕。”周油菜直接扑到苏木头的怀里,身子瑟瑟发抖,“当家的,你别打我。”

    苏木头愣住了,他家婆娘是个泼辣的性子,哪会这么小鸟依人。

    “出啥事了?”苏木头低声安慰着周油菜,他以为在家里的柴房。

    周油菜从苏木头的怀里抬起头,泪眼涟涟地望着苏木头,带着哭腔地说道,“你快看看周围!”

    苏木头坐起身子,这会儿天快亮了,他正好能看清周围那些床板上躺着尸体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娘啊!”苏木头惊叫一声,直接从床板上跳下来,丢下周油菜,二话不说地冲着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周油菜脸上还挂着泪水,目瞪口呆地看着苏木头逃跑的背影,“哇”得一声哭出来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造了什么孽啊,男人不要她了,她过大年的还跟着一群冷冰冰的人睡了一觉......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