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钱在线彩票 -> 其他小说 -> 王爷,妾身不嫁!: 第57章 这不可能

第57章 这不可能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王爷,妾身不嫁!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“阿绵……”他像是游走在沙漠多日的旅人,唇色发白,喉咙干渴,仿佛下一刻,便要支撑不下去了一般。

    乔绵瞬间停止了哭泣,她紧紧的握住他的手,道:“你莫要说话先。”她站起身,倒了喂温水,像要去喂聂箐,可他整个人瘦弱得不成样,她也不敢去碰他分毫,只拿着茶杯,小心翼翼的去接触他的唇,可茶杯是宽口的,这般倾斜着,只弄到到处都是水,聂箐却没喝下多少。

    乔绵拿帕子给他擦去嘴边的水迹,又去倒水。

    聂箐看着她忙碌的身影,眼神幽深,他以为自己此生都再无可能再见到她的时候,她却出现了。

    她是那般那般的好……

    乔绵倒了水回来,却见他专注的看着自己,握住水杯的手不由收紧,她恶气恶气的说道:“你闭上眼?”

    聂箐微微一愣,虽不知她想做什么,却依旧是闭合上了双眼,不过多久,他便感觉唇上一片柔软,干渴的咽喉也得到了滋润,她竟以这种方式给他喂水……

    聂箐的心,一时像是在地狱中煎熬着,一时又像在蜜罐中浸泡着。

    她怎就这般的好?

    好到他舍不得冒犯她一分一毫……

    他被动的,接受着来自她的温暖。

    一杯水喂完,乔绵的脸也红透了,她也不敢看聂箐,只粗声粗气的问道:“可还渴?”

    渴?

    聂箐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唇,像是受了蛊惑般,点了点头,“渴的。”

    一杯水下腹,他感觉已经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可他却是贪念她的温柔,她的亲近,他舍不得推开她半分。

    哪怕明知这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乔绵又端了一杯水,还是用那种方式喂下,道:“你且莫要出声,我让唐羽喊我师傅过来,给你检查一番。”

    师傅?

    聂箐微微蹙眉,“你什么时候认的师傅?”他离开的这段时间,她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?

    想到离京后,他也没到到她的只言片语,聂箐心中便觉得委屈,“阿绵,你可都不想我的吗?”

    乔绵微微一愣,不知为何,她竟在他那张刚毅的脸上,看出了一丝委屈……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她便想逗一逗他,她压低的声音,凑在他的耳边,低声道:“你都不想我,我又想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想你的?”每到吃饭,喝茶,睡觉这等能让脑子放松几分几刻的时候,他的脑海中都是乔绵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他是那般的想她,恨不能让她陪在身边,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乔绵狡诈的笑了笑,她趴在他的身边,轻声问道:“你是如何想我的?”她的手伸向他的心口,掌心摊开,放在他的心脏之上,感受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跳,乔绵的眼眶有些红,“你的心说你在说谎呢。”

    见她红了眼眶,聂箐只觉心痛得不行,“阿绵,我……”

    乔绵看着他的眼,一字一顿的问道:“聂箐,你出征之前,答应过我什么?”

    她也不问那件盔甲的事,只问他答应了她什么……

    活着回来……

    聂箐的脸色有些白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战争残酷,并不是他能决定的。

    乔绵见他这般,心酸得不行,连忙转移话题道:“你先歇着,我去喊师傅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为他理了理衣裳,便打开了门,与站在门口的唐羽道:“让人将我师傅喊来。”

    唐羽也并未多问,只吩咐人去办。

    小尼姑很快就过来了,她手上拿着一个大鸡腿,满脸都写着不高兴,“徒儿,你喊我做什么?

    我还没吃完饭呢。”

    乔绵并未理会她的抱怨,只是将她拉进了屋子,将唐羽许鄀关在了门外,她压低了声音道:“师傅,他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小尼姑一是没反应过来,她狠狠咬了一口鸡腿,嚼巴嚼巴了两下,方才走到床边,掀开床帘,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,和她大眼瞪小眼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,真醒了啊。”说些,她将鸡骨一丢,便要去探聂箐的脉。

    乔绵看着她那只油乎乎的手,只觉头突突的疼,但又不敢吵扰她。

    小尼姑把了好一会子脉,啧啧两声道:“这下子事情容易了,先给他喂胖一点,过几天我给他扎几针,把毒血放出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简单?

    乔绵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:“你不用给他开副药?”

    小尼姑不屑的看了聂箐一眼道:“就他这身子骨,开什么药啊,开了都是浪费,给他吃饱,好好养着就成了。”见乔绵满脸担忧的模样,她又补充道:“他现在这个样子,八成都是饿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两种毒,前者被后者压抑住了,后者的毒性志在让人昏迷,让人活活饿死。

    等他死后,寻常大夫也查不出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两种毒,环环相扣,一般大夫只会觉得后者是解药,却不知,这第二种毒才是真正要人命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乔绵死死的握住手中的帕子,“那我先给他喂些粥食?”

    小尼姑点头,“你做饭的时候,给我也做个海鲜粥呗,我刚刚吃了一碗,那个味道叫一个好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满脸回味的模样,乔绵忍住打人的冲动道:“让厨娘再给你做一碗便是了,我没空。”

    小尼姑一脸哀怨的看着她,道:“那个姓许的说我吃太多了,不给我做了。”

    乔绵下意识看向她微微凸起的肚子,只觉头疼得厉害,“师傅,你便不怕将胃吃坏吗?”

    小尼姑十分无所谓的说道:“不怕啊,大不了换一个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乔绵瞪大了眼看向她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胃也是能换的?

    见乔绵一副见了鬼一般的表情,小尼姑微微蹙眉,“徒儿,你是不是没看过黄帝内经?

    黄帝内经前几页便有说。

    身为我的徒儿,你的知识这么这般的浅薄?”

    她摇着头,满脸失望的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站在房内的乔绵依稀还能听见她与许鄀说,“我心中实在难过,再给我上一桌吃食来……”

    乔绵:“……”

    聂箐看着乔绵石化般的身影,忍不住轻笑出声,“阿绵,你这师傅真有趣儿。”

    乔绵转身,狠狠瞪了他一眼,道:“你既然觉得她有趣,那以后就你养她。”

    这一路而来,他们最大的花费就是小尼姑的嘴。

    聂箐也不反驳她,只轻声应好,“阿绵的师傅,也是我的师傅,一日为师终生为父,我供养她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旁的不说,只看乔绵与小尼姑那般的亲近,小尼姑又陪同乔绵千里奔波来救他,这份恩情,他此生便都不能忘。

    乔绵气鼓鼓的坐在他的身边,拿起帕子,便细细的擦拭着他手腕上的油污,见他手干净了,她又看了床上那带了油手印的纱帐一眼,便道:“你继续给我装会昏迷。”

    若是让秦佳知晓聂箐清醒,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,还不若等聂箐身子养好了再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聂箐点头,缓缓的闭上了眼,乔绵轻轻为他盖上被子,取出新的纱帐换了,便抱着那纱帐打开了门,“且帮我寻个人将这纱帐清洗了,打扫一下屋子里的卫生,然后再上一碗肉粥上来,粥里的姜少加一些,也莫要加胡椒葱之类的东西,肉也要炖得烂烂的。”

    唐羽应是,有问道:“王妃可要用些吃食?”

    乔绵也忙碌了许久未进食了,她缓缓的点了点头,道:“让他们先收拾了卫生,再上吃食吧。”

    唐羽将事情吩咐下去,又看向屋内,他刚刚隐约听见男子说话的声音了,也不知是不是王爷醒来……

    看着他脸上的担忧与好奇,乔绵在心中叹了口气,却未说什么。

    屋子很快便被收拾干净了,肉粥一时上不来,乔绵便让他们先上了一碗米汤,喂着聂箐喝了半碗,方才去用了些吃的。

    等她用完膳,肉粥也好了,她又给聂箐为了一碗,聂箐感觉腹中依旧饥饿,想再吃一碗,却被乔绵拒绝了,“你许久未进食,脾胃虚得厉害,一次不可用太多。”顿了顿,她又道:“我看唐羽似乎发现了什么,可要告知他一声?”

    她看着唐羽像是个忠心的。

    聂箐点了点头,道:“你先扶我坐起来。”

    乔绵看着他那骨瘦如柴的身子,实在不敢动,“要不,我将纱帐放下,让他隔着纱帐与你说话?”

    聂箐是主,躺着与唐羽说话,实在不好看。

    看着她眼中的担忧,聂箐轻声应好,乔绵将人带了进来,关上门,轻声与唐羽道:“王爷醒了。”

    唐羽大喜,正要说什么,却听门外的小兵禀告道:“将军,秦大夫求见。”

    乔绵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,她压低了声音,问道:“可是谁将消息透露给他了?”

    聂箐见乔绵这般紧张,不由微微蹙眉,“阿绵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乔绵走到床边,紧紧的握住聂箐的手,道:“秦佳与我不对付,我怀疑你身上的第二种毒是他下的。”

    乔绵还未说什么,唐羽便满脸震惊的说道:“这不可能,秦大夫与我们几番出生入死,又怎么会害王爷?”

    秦佳一个男子,能和乔绵一个女人有什么深仇大恨,到要杀他们家王爷的地步?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