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钱在线彩票 -> 豪门总裁 -> 浅婚衍衍: 124

124 免费阅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浅婚衍衍最新章节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陆衍:“因为孩子们进入孤儿院的时候,年龄差比较小的话,会存在年龄错误(报大或者报小)的情况,为了避免这种情况,所以才把范围扩大了,虽然工作量大了些,但是可以避免基本错误。”

    言喻抿着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陆衍侧头亲了亲她的额头,两个人都安静着,却难得的,两个人都莫名地冒出了一个念头——如果言喻是陆衍一直想找的那个女孩呢?

    虽然猛地听起来,格外荒谬,言喻怎么会是许家真正的女儿呢?

    可是,又不无道理,在程辞的有意掩盖下,言喻的身世明明看似平淡,却又充满了秘密,程辞帮她寻找的家人不是她的家人,她的资料又都被遮盖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言喻真的是许家的亲生女儿,真的是他寻找了很久的夏夏,真的是他的救命恩人,他又该怎么自处?

    陆衍抿着唇,胸口跳动的速度太快,几乎要撑破他的胸膛,跳跃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心脏瑟缩,疼得难受。

    他收拢起抱着言喻的手,想要让言喻紧紧地贴着自己,仿佛只有这样,他才能掌控住她,他真的不希望言喻是“许颖夏”,他害怕她是,他的心脏接受不了这样的设定,他现在对言喻的愧疚和亏欠已经快要将他淹没,如果她真的是小时候的夏夏,他怕自己会没有脸面去见她。

    言喻仰起头,侧过脸,对着陆衍的眼睛,静静地注视着他,安静了一会,然后轻声问:“陆衍,你有没有想象过,我真正的家人会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陆衍喉结无声地滚动,他睫毛微微翕动,安静地听着言喻的声音:“我有想象过,可是我想象不出来,他们在我的脑海里一直都是没有脸的,我不敢想象他们的表情,我从小到大都不明白,他们为什么要将我抛弃,我身体健康,四肢健全,智力正常……我也不敢想象,我会以什么样的反应去见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陆衍感到一阵心疼,他微微低头,捧起了她的脸,含住她的唇,堵住了她的嘴,一下又一下,他声音低沉,有些含糊,又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:“如果你不想我查你的家人,只要你告诉我,我随时都能停止;就算找到了你的家人,只要你不想和他们相认,那就不相认,你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言喻轻轻地“嗯”了声,低垂下了眼睫毛,脸色有些恹恹的,透着懒散。

    两人又坐了一会,言喻看了下时间,她轻声道:“我得去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陆衍站起来,他看到了她已经整理好放在床尾的浴袍,他帮她把洗漱用品都拿了过来,低低地道:“你去吧,有事情叫我,我去隔壁间洗澡。”

    言喻点了点头,走进浴室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陆衍也找出了他的浴袍,刚想去洗澡,忽然看到他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,紧接着,就响起了铃声。

    他不急不慢地走了过去,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屏幕上闪动的是,时嘉然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抿直了唇线,神情淡漠又高深莫测,安静地盯着屏幕好一会,然后修长的手指才划过屏幕,接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嘉然的声音噙着浅浅的笑意:“阿衍。”

    陆衍单手插着裤兜,走到了阳台外面,晚风习习吹来,他眺望着远处的灯海,微微眯起了眼眸,嗓音淡漠:“嗯,嘉然,有事情么?”

    时嘉然轻笑了一声:“这么冷漠?”

    她也走到了阳台上,调整好耳机的角度,双手撑在了雕花栏杆上:“没有事情,就不能找你了么?别忘了,我们还是未婚夫妻的关系,陆大总裁,你应该没忘记,我是你的未婚妻吧?”

    陆衍眸色深邃,他冷淡地拧了下眉头,眉间露出了浅浅的折痕,声音显得有些冷冽:“嘉然,你也应该清楚,我们只是合作关系,我记得我跟你说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无情。”时嘉然嗓音柔软,在这样的夜风中,显得格外干净,“你现在跟我说合作关系,你忘记你儿子谁帮忙带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陆衍轮廓微绷,唇线冷直。

    没等他说出更无情的话时,时嘉然就笑了起来:“好啦,跟你开玩笑的,你以为谁都愿意当你的未婚妻么?你愿意,我还不愿意当后妈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慢慢地变得严肃了起来:“陆衍,你现在应该也很想和我解除婚约吧,没有女人愿意名不正言不顺地跟着你的,当然,我也愿意和你解除婚约,只是我有条件。”

    陆衍明白时嘉然说的条件是什么,时家一直拿时嘉然病重的母亲威胁她,而且时嘉然本人也没本事脱离时家。

    时嘉然停顿了下,继续道:“我要你帮我脱离时家的掌控,我要我母亲还有钱。”

    她就是这样直白又干脆的人,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掩。

    只不过陆衍是商人,他不是慈善家,他感激时嘉然曾经对陆疏木的照料,但那样的照料,不足以让他去和时家对抗。

    他漆黑的眼眸里浮冰冷冷,没有吭声,电话里,能听到的就只有细微的电流声。

    时嘉然深呼吸:“我手里有你想要的东西,和言喻、程辞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陆衍的瞳孔猛地瑟缩了一下,他下意识地攥紧了手机,英俊面孔的线条更是紧绷,他听到时嘉然继续道:“只要你答应我,我就把东西给你,陆衍,你答应我,你肯定不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陆衍黑眸凛凛,他胸口起伏,攥紧手指,低沉的嗓音从喉间挤了出来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,陆衍就收到了来自时嘉然的信息,她发来的东西是一张照片,一张他亲吻着言喻的照片,照片里的他眸光凛凛地盯着镜头。

    时嘉然说:“这张照片上的人是你吧,照片拍摄的时间是在程辞去世之前,也就是那时候的言喻还是程辞的女朋友,可是你却亲吻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陆衍,据我所知,言喻她在程辞在世的时候,并不认识你,而你的表现也不像是,那时候就认识了言喻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觉得,这一切很奇怪么?那时候的你,怎么会去亲吻言喻,亲吻程辞的女朋友,而且没过多久,程辞就意外过世了,程辞的死因也是一个谜。”

    时嘉然点到即止,剩下的谜团就留给陆衍自己去思考。

    陆衍黑眸死死地盯着那张照片,仿佛要将照片看出一个洞,眼底的光越来越暗淡,越来越深,他握着手机的手背青筋暴起,他咬紧两腮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他的记忆里,并没有这一段。

    他在程辞在世的时候,根本就不认识言喻,根本就不知道言喻的存在,就连程辞,他的印象都很模糊。

    而照片的男人很明显就是他,而不是程辞。

    他和程辞的长相还是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陆衍的后脑勺忽然一阵刺痛,仿若有双无形的手,狠狠地拽住了他神经,用力得仿佛要崩断,尖锐的疼痛刺入心肺之中。

    程管家之前说的话,又浮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陆衍死死地咬着牙,时嘉然应该不会拿p图照来骗他,那么照片上亲吻言喻的人真的就是他,而他很了解自己,他看到照片上露出的笑容,就知道,他是故意拍下这张照片,为的就是挑衅。

    他要挑衅谁呢。

    陆衍太阳穴重重抽搐,那人的名字自然而然地浮现,言喻当时是程辞的女朋友,而他吻她,不就是在挑衅程辞么?

    所以……真的就像程管家所说的那样,他和程辞一直都有互相联系、又互相针对么?那么,他为什么对和程辞有关的记忆,毫无印象,一片全然的空白?

    gzbpi 更新3更快2

    笔下读,更多精彩,等你来发现哦。

    手机站: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